红色教授—钱亦石(一)
来源: | 作者:zxxianan | 发布时间: 2018-07-14 | 117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刘明恒 
前言
钱亦石烈士,原名城,字介磐,湖北咸宁马桥钱家庄人。1889年12月21日出生于世代书香家庭。1909年在汉口商业学校求学半年,旋即归里从事乡村教学。1915年考入武昌高等师范博物科,1920年以优秀成绩毕业后,历任湖北省教育厅科员,武昌高师附小教导主任,武汉中学,共进中学、湖北女师教师。“五四”运动前后,积极宣传民主和科学,与董必武、陈潭秋等人过从甚密,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,1924年4月,经董必武、陈潭秋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接着,遵照组织决定,加入国民党,协助董必武筹组国民党湖北省党部,负责宣传工作,主编《武汉评论》;北伐军攻占武汉后,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共产党党团书记,为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三常委之一,兼宣传部长、省党务干部学校校长。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被国民党反动派列入通辑名单,但仍加紧党务工作,揭露蒋介石的反革命面目,和反动派作坚决斗争。 1928年1月,由地下党护送,东渡日本,和杨贤江、董必武一起领导我党在东京留学生中的秘密组织。次年8月,和董必武同赴苏联,被分配到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中山大学特别班学习,专门研究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和联共(布)党的经验。1930年12月回国后留居上海,从事翻译著术工作。他在苏联翻译的思格斯的名著《德国农民战争》于1931年风雪之夜定稿。但在当时的白色恐布下未能出版,直到抗日战争爆发一年后才由生活书店出版发行。1932年经我党组织联系,任教于上海法政大学和暨南大学,是一个出色的教育家,被称为“红色教”授。历任中共文总负责人及中共上海市委委员,领导上海文化界的斗争。 1934年9月《世界知识》创刊,他是主要编辑之一,1936年为该刊主编。1935年主编《新中华》,1937年主编《中华公论》。是《辞海》编纂人之一。 钱亦石烈士的著术、翻译、主编和与他人合编的书籍、杂志甚多,其内容广及政治、哲学、经济、外交、文化、教育、自然、地理、生物和生理卫生等。董必武同志曾对《紧急时期的世界与中国》、《战神翼下的欧洲问题》、《白浪滔天的太平洋问题》三书作过高度评价,指出:“前列三书,都是极精甚警策的文章”,“他有许多大胆的臆测都与后来的事实相符”。他所写的《中国怎样降到半殖民地》一书很受读者欢迎,被刊为《青年自学丛书》第一辑,多次再版,后被国民党顽固派列为“禁书”。是当时著名的研究国际问题的专家,声望甚高。
这期间,钱亦石还和周扬、阳翰笙、夏衍等领导了上海文化界党的秘密组织工作。1936年至1937年,任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党团书记、中国左翼文化界总同盟成员、苏联之友社党团书记,还与邹韬奋等人组织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。通过这些组织,团结左翼知识分子,出版刊物,组织读书会和社会科学研究小组,宣传马列主义,并在学生、职工中开展文化教育运动。
上海“八一三”抗战爆发后,经郭沫若介绍,由周恩来同志决定,任第八集团军战地服务队少将队长,于1937年9月下旬率队奔赴前线,出入枪林弹雨,支援抗战。因操劳过度,致染疟疾,但仍战斗不息,后病伤寒,始入战地医院就医,浦东陷落,乔装脱围,转入上海仁济医院治疗,不幸于1938年1月29日下午5时半在沪逝世,享年49岁。1938年2月27日,武汉各界在汉口商会大礼堂隆重地举行追悼大会,会场上陈列了他的四十四种著作,摆满了挽联、挽幛、花圈。毛泽东、周思来、朱德联名送的挽联上写着“哲人其萎”四个大字,表达了党和人民对他的深切悼念和高度评价。
   钱亦石是中国共产党培养的优秀知识分子。他两重身份,一颗红心,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干革命;他孜孜不倦钻研马列主义理论,结合中国实际,撰写了大量的论文,引导中国知识分子、青年学生和广大群众走上革命道路;他勇挑革命重担,带领战地服务队,生命垂危不下火线,倒在抗日的前沿阵地,为国献身。
   钱亦石烈士离开我们已六十七年了,他的著作和他的精神依然影响着我们。为了缅怀他的革命业绩,学习他的崇高品质,我们编写出版《红色教授——钱亦石》这本书,让烈士的光辉事迹,激励我们为实现民族复兴、祖国富强的宏远目标而不息奋斗!




勤奋读书夯基础  
 
    钱亦石(1889—1938),派名定城,字介磐,别号强行宝主,笔名啸秋、史庐、谷荪、白沙、石颠、巨涛、曙生、楚囚等。清光绪十五年(1889年)12月21日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县钱家庄一个书香人家。书香门第的钱家较为殷实,其父亲钱贻青教书匠,寄厚望于儿子,希望家运中兴, 书香门第得以连续。在钱亦石开始懂事时就教他识字丶背诗。钱亦石10岁丧父,由母亲抚养成人,伯父钱贻奚给了他家不少资助。钱亦石7岁入蒙馆,勤奋好学,深得塾师的喜爱。15岁时升入经馆,攻读经、子、史、集。1907年,他18岁时邀集5个青年好友,在离家几十里地的柏墩挂榜山九龙寺创立洪崖学会,自学。他广泛阅读,刻苦钻研,连晦涩难懂的《金刚经》,也啃得很有兴致。在这一时期内,他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。1908年,钱亦石和与自已同龄的一字不识的王德训结成终身伴侣。王德训父亲在武汉给老板当伙计,从小在家跟母亲习针线。因父辈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,未送她学文化。钱亦石和夫人一共生了9个孩子,只有两子一女长大成人。
   钱亦石自幼心地善良,到了青年更具悲悯之心,他十分同情贫困农民。一个灾年,夫人王德训回娘家去了,钱亦石看到有灾民从自家门前路过,就给他们一点吃的,或接济两件衣服。等王德训从娘家回来,家中几个箱子全空了,全家人都只剩下身上穿着的衣裳。王德训气不打一处来,把钱亦石埋怨了一番,然后嘤嘤地哭了起来。钱亦石只得在一旁憨憨地陪笑着。
   宣统元年(1909)夏,钱亦石与堂弟钱塘一等人一起考入汉口商业学堂求学,开始接触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,他好读章太炎、邹容等人鼓吹革命的文章、尤其爱读严复翻译的赫胥黎的《天演论》,曾自费翻印数百本分赠好友,受其影响而倾向民主革命者众。后来,因家庭经济拮据,钱亦石中途辍学,回到家乡从事乡村教学。
1911年10月辛亥武昌起义胜利的消息传到咸宁乡下,钱亦石十分振奋,剪去辫子。次年夏,参加过武昌起义的张难先应邀在通山县“城山学会”讲课,钱亦石闻讯赶去听讲。张难先目睹辛亥革命果实被袁世凯窃取,忧愤不已,当他讲到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时,不禁声泪俱下。他以《言志》为题,令学员作文。钱亦石的文章直抒爱国胸臆,感情炽热,文才初露,深得张难先的赞赏。

兴教育转干革命
   
   1915年下半年,钱亦石再次到武昌,寻求救国的途径。在当时兴起的新文化运动的潮流中,他认为“科学”和“教育”是救国之道,于是他决心进高等学校学习现代科学知识。1916年秋,他考入国立武昌高等师范(武汉大学前身)预科,一年后转入博物部学习。他给自己取字介磐,以示自己献身科学事业的决心。自然科学的广阔天地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,他孜孜不倦,潜心钻研。课余假日,他邀集同窗好友,或登蛇山,或远足郊外,收集和制作各种植物、矿物标本。他也关心社会问题,曾和中华大学恽代英等人讨论“教育之理想”等问题。他被选为高师博物部学生自治会负责人,倡导并主编《崇实》杂志,提倡科学,交流学术观点。他还在《光华日报》等刊物上发表史论,文笔畅达,思想深刻。
1920年夏,钱亦石以优秀成绩毕业于武昌高师,被湖北省教育厅录用为科员。本着以教育救国的思想,致力普及和革新教育事业。钱亦石在教育厅任职不久,即以精明强干、案无积牍而受到称赞。但是,他最热心的却是教育实践。他的家乡咸宁钱家庄是一个丘陵地区,教育落后,没有学堂,只有私塾。1920年下半年,他支持创办了云庄学校,这所新学校开设国文、算术、史地、音乐、体操等课程,学制六年。校门上题着一副“云程而上万里,庄岳之间数年”的对联,激励学生奋发向上。与此同时他应聘到武昌几所学校讲课。董必武等创办了武汉中学,邀他担任生理卫生课教员,他欣然应允。先期于武昌高师毕业的校友张朗轩、何定杰介绍钱亦石、陈潭秋到武汉高师附小教书,他也应聘前往。
民国十年(1921),钱亦石与高等师范校友兴办共进中学和共进书社。同年,董必武任湖北一师训育主任,钱亦石也被聘为湖北省立第一师范伦理教员和湖北省女师教员。并同董必武、陈潭秋等组织湖北新教育社,出版《湖北新教育》。这个刊物思想激进,遭到省教育会势力的围攻。后来,官府又施加压力,使之夭折。钱亦石还经常在黄负生等人主编的“以改进湖北教育及社会为宗旨”的《武昌星期评论》上撰文,调查研究湖北教育现状,分析存在的问题,鼓吹普及、革新教育。他在《湖北教育经费调查》一文中指出:湖北教育事业不振,原因复杂,就经费而论,数目太少,支配不当,而有人自便图私,从中侵蚀,便是一个主要原因。他列出省教育经费开支的详细数字,以期引起各方人士的注意,给教育一线生机。
后钱亦石同郭肇明、董必武等成立潮北职业教育社和湖北平民教育促进会,编著平民教育课本;与此同时又应聘为武昌高等师范附小教务主任,应聘期间,他积极改革该校教育,鼓励学生参加社会活动。当时高师附小教员陈潭秋开展革命活动,向师生宣传马列主义,指出:“救国是政治问题,教育决不能救国”。钱亦石深受启发,开始冲破旧的思想樊笼,广泛阅读政治书籍,接受马克思主义,积极投身革命实践。
这年暑假,黄炎培、陶行知、晏阳初等相继到汉讲学,提倡职业教育、平民教育。随后,“湖北职业教育研究社”、“湖北平民教育促进会”宣告成立,进步人士郭肇明为名誉董事长,董必武为董事长,陈潭秋、钱亦石、恽代英等为董事。钱亦石热心编印平民教育课本,积极指导启明工读学校的学生一边劳动一边学文化。为了大众教育的迅速发展,他不辞辛劳地工作着。
当时,湖北在北洋军阀统治下,省教育会被守旧的两湖、经心书院派把持,他们扼杀五四运动以来的一点点改革,压制学生的进步活动。民国十二年(1922)中共武汉区委成立后,在深入发动工人运动的同时,董必武、陈潭秋等还发动和领导了学生运动。民国十二年(1923),董必武等继湖北女师学潮之后,又领导了湖北一师学生运动。湖北一师校长刘风章,是阳明派老学究,推行复古教育。该校几个进步学生因反抗学校守旧势力,遭到开除,后溺水身死。董必武因此发动学生掀起驱逐校长刘风章的斗争。钱亦石发表演说并慷慨解囊捐款,极力支持这一斗争,派学生去肖耀南的督署衙门散发传单,被当局指为赤化,因此被督军免去教育科科员和第一师范教员的职务。钱亦石不畏强暴,奋笔写了《受诬停职记》广为散发,进一步揭露事实真相。后来迫于舆论压力,当局又假惺惺地要给他复职,遭到钱亦石的断然拒绝。此后,他主要任武昌高师附小教导主任,兼任中华大学博物教员。
  钱亦石想把武昌高师附中建成一听完全合乎“教育理想”的模范学校,他致力于制订教学计划改变学风,重视艺术教育,注意学生身心的全面发展,并亲自编印小册《少年新村》。每天早晨太阳初升,他就召集学生做操,开朝会。朝会上学生们唱《朝会歌》:
     朝阳东升
     像我们的生命
     活泼泼地是我们的心灵
     有师作我指南
     有友作我乐群
     大家努力
     努力前进
   钱亦石致力于学校的教育工作之外,还热心帮助青年解决困难。
1923年下半年,钱瑛以自杀的方式挣脱了出封建婚姻的枷锁,逃到武汉想报考湖北女师,可他人生地不熟,入学无门。她便去找到时任武昌高师附小教导主任、武昌中华大学博物教员丶自己的老乡钱亦石。钱瑛把自己的想法吿诉了钱亦石,钱亦石对这位才华横溢、富有反抗精神的族女非常喜爱和器重,他热情鼓励钱瑛报考湖北女师,并为钱瑛提供了食宿、补习条件。在钱亦石的帮助下,钱瑛参加了湖北女师的入学考试,考试成绩超群拔萃。可在入学体检时发现因曾经裹足显示畸形,以不便参加体育锻炼为由将她拒之门外。如此不公正的结果使钱瑛既失望又焦急,一时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,感觉到人生希望渺茫。钱亦石深知钱瑛是个性刚烈女子,首次投考遭受如此打击,怕出祸端,所以交待儿子钱远铎,跟随在她身边,不得离开半步。令他同出同归,要他保证,不准离开她,单独一个人回家,否则要受罚。那时钱远铎年幼,双手紧拉钱瑛的衣襟不敢有违父命。
不仅如此,钱亦石还去校方调阅钱瑛的考卷,得知钱瑛的成绩在考生中名列前茅,心中有了底气。接着出面与校方进行交涉,介绍钱瑛情况,说她早在8岁时就不顾家人的反对,自己作主放了大脚。她19周岁剪喉抗婚,离家出走的反抗斗争精神。钱亦石向校方严肃指出,钱瑛的全部成绩均属优等,比已录取的优等生成绩还好。如果咸宁县第一个出县投考省女师,且成绩这样优异的考生竞不予录取,将影响今后咸宁女子的学业前途,也影响省女师的声誉。由于此前钱亦石曾在“湖北职业教育研究社”和“湖北平民教育促进会”担任过董事,还任过湖北一师的伦理学教员,与湖北女师有过合作。最后终于说服了校方,将钱瑛以第二名录取进省女师读书。
    中共党组织在湖北建立后,马列主义得到迅速传播。陈潭秋对校内一批有“教育救国思想”的教员,经常进行耐心的开导,指出,救国是政治问题,教育决不能救国。只有改变社会制度,才是消除社会一切弊端的根本出路。钱亦石认真阅读各种政治理论书籍,仔细思考,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。1924年4月,经董必武、陈潭秋介绍,钱亦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